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借贷草根疯长须防累及金融体系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6:21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央行加息靴子再一次落下,显示中央抑通胀的目标依然坚定。银行信贷再度紧缩,被银行系统挤出的企业贷款需求不得不转向寻求更高成本的融资,即便他们知道,这也许只是饮鸩止渴。

于是,民间拆借愈演愈火,所有投资无门的资金都开始涌向拆借领域,融资担保机构、典当行争先恐后地大肆做民间拆借业务。“去银行借钱,再拿出来拆借。如果有相熟的银行里面的员工,就更加好办了。”南方日报记者在进行调查中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

推荐阅读

有了大规模的需求土壤,民间借贷开始野草般迅速生长。随着资金链条的不断延伸,一旦出现企业倒闭资金断裂,甚至波及我国金融银行体系安全。

市场自发形成需求存在或有合理性

广东金融学院院长、华泰联合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磊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民间借贷,“存在即合理,民间拆借市场的形成是市场自主调节的结果。虽然30%-60%水平的利息,已经相当于高利贷利率。”但陆磊认为,目前民间借贷市场利率飙高,只是央行不断通过提高储备金率,信贷市场紧缩过程中产生的短暂现象。“在这个调控环境下,之前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资金使用不合理的企业便暴露出来。这些企业急需解决资金问题,形成供求市场。但目前这种情况不大可能长期存在。”

但陆磊认为,过高的利息是对资金的浪费,这不是有效率的市场行为,所以只会是暂时的现象。陆磊还分析表示,这也是一个淘汰资金链不合理的企业过程。在这种环境下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企业通过这种方式,走出资金困境。二是由于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企业被淘汰出局。但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是市场选择和淘汰的一个过程。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目前货币政策调控下,资金链紧张,民间拆借火爆、利率飙升的这种情况是一定会出现的。民间有这种资金需求,才导致这种借贷火热。“一方面它存在合理性,作为经营正常而又能承担这种高利率的企业,需要民间借贷。但另一种情况是存在一种投机的心理。不能避免会有通过高利息借贷从事其他不合理投资的情况。”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燕生也认为,目前金融市场、金融体系和金融产品的发展存在问题,“民间借贷利率为什么这么高?是因为现在的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对于民间借贷活动的满足程度很低。”

银行资金暗渡陈仓警惕链条蔓延至金融体系

目前民间拆借市场到底牵扯了多少资金在里面,其中又有多少是来自银行等金融机构?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此前记者调查摸底时,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广东银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截至2010年底,东莞正常的银行渠道融资规模在4000多亿元,而据相关监管部门在当地调研后的笼统测算,东莞的民间融资规模大约也有2000亿—3000亿元。但今年上半年以来,民间融资呈现爆发式增长,我们或可以合理预估,目前这个银行体系外的社会融资渠道已经与银行体系流动性规模相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目前利率不断的高涨,带来的风险也愈发加大。在经济稳定增长时,这个风险还可能不是很大。可是一旦宏观经济发生逆转,如此大规模、高利率的民间拆借带来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广东银行业资深人士分析指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也认为,这种拆借利率高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使得实体经济的成本大大提高。资金借贷的成本最后还是需要企业经营来补偿。效应不断叠加后,对企业盈利能力要求越来越高,资金链条断裂的危险也越来越高。

“如果钱是从银行流入民间借贷,资金链条慢慢越拉越长,而借钱的企业经营出现情况无法偿还,这种情况如果泛滥,最终会对银行产生冲击,牵连的经济体也会越来越多,从而发生所谓"中国式的次贷危机",不是没有可能的。”郭田勇直言。

“银行对贷款流向监管不严,甚至发生台底交易,是目前业内公认存在的情况。但是很难查,从资料上是没法查到的。”某银行业人士对记者说。“有些银行业务员甚至直接告诉客户,没钱还可以到某某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短期融资来还银行的贷款,而这些借贷公司一般又会与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贷款关系。”某银行从业多年的资深外资银行行长在与记者交流时表达出对民间拆借的担忧。

“这种"借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只会逐渐推高借款人需要承担的利率,以及将企业当期暴露的财务问题推后并积累,最后风险只会越来越大,甚至会危及银行的资产质量。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该人士表示。

民间借贷与金融体系之间构筑防火墙

陆磊对记者分析认为,“民间借贷不应该像对待银行等机构一样来监管,民间借贷都是在熟人、或者在自身通过衡量接受某些不合理条件的情况下的借贷,应该是自身的把关。”

另外,陆磊表示,从法律的角度来讲,现在有民法来规范民间借贷行为,通过民法就可以解决因为民间借贷而引起的纠纷,因此,认为民间拆借存在“监管盲点”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目前浙江一带的一些非正规借贷关系,像温州的标会、排会这类民间借贷情况总体上还比较稳定,因为它有一个非正规的信用关系相互存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黄益平表示。

不过,目前民间借贷利率飙升推高风险,并发生多起因资金链断裂而自杀的事件爆发后,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银监会内部会议上指出,“要配合有关部门加大对非法金融活动的打击力度,积极推动将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纳入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体系,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刘明康表示。

上个月,银监会还通报了融资性担保机构一季度的清查摸底情况,对融资担保机构非法从事拆借业务进行了曝光,要求银行自查与融资性担保机构的利率输送问题。银监会表示下阶段将严查挂担保公司旗号从事高利贷的非法挪用担保资金的行为,对金融机构资金流入民间拆借领域进行了警示。

“这对金融系统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中央政府和央行一直在讨论要把这些非正规系统最终纳入到正规系统来,但是讨论了很多年,最后进展不太大。”黄益平表示。

“我认为还是需要加强监管。而监管的重点并不是这些民间拆借主体本身,而是要加强对正规金融机构的监管。对正规金融机构的资金流出需要加强监控。这样,整个市场的风险还是可控的。”

郭田勇提出,监管民间拆借的要点或者不在对民间借贷本身的规范上,而在于银行金融体系与民间借贷的防火墙构筑上。

白癜风的日常护理工作应该如何做呢

得了甲亢患者都有几个典型的表现贾永忠医师为您详细讲述

治疗牛皮癣的方法有哪些

股骨头坏死病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