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钱能使鬼推磨

发布时间:2020-04-21 17:36:35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黑白无常不是人人都能看到的,他们是地府十大阴帅之一,专门负责索命勾魂之职!我行走阴阳两界很多年,无数次的见到,他们的长像跟电视上演的差不多。

黑白无常在我们这大家叫他俩鬼差,是阴神。不过他们的鬼性极好,并且也很好说话。如果大限将至的人见到他俩,那说明那人的命将就此终结,寻常人是很难见到他俩的。

寻常人一旦无意中见到,那么你的好运也将来到,就会有一见生财的机会。如果你不害怕,有足够的勇气、足够的胆量使自己淡定下来,过去和他们聊聊……这俩神明定会帮你发财。因为他们的帽子上写的字就能说明来意,执行公务时写的是“正在捉你”和“你也来了”。如果你在他们闲暇的时候见到,帽子上写的会是“天下太平”和“一见生财“。

黑白无常的事情介绍了这么多,大家相信吗?那晚是我第一次遇到黑白无常,给大家讲讲那次的经历,如果你不信,就当故事听听好了。

那天,夜已经晚了,我躺在床上刷着手机,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轻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到了我的床边停了下来。我偷眼望去,是两个人,一黑一白两人,头戴尖帽,面无表情。再看看地下,没有影子,我猜想来的肯定是黑白无常。

呀!黑白无常的帽子上果然都有字,白无常写的是“一见生财”,黑无常是“天下太平”。凭着自己的经验,我知道他们现在正是闲暇时,不是在执行公务中。

我忍不住埋怨道:“两位大哥,闲暇时也负责勾魂吗?倘若你们是来勾我魂的话,容我把这篇故事看完,好吗?”

那黑白无常满脸惊讶的说:“你能看的到我俩,证明你和我们很有缘啊!再说我们见过看故事都是在书上看的,你拿的那是啥,也能看故事吗?”

我说:“当然,这是高科技,名曰手机,难道地府没有吗?真是奇怪了,难道我们阳间给你们烧的纸扎都白烧了,白白的浪费阳间钱财。”

黑白无常说:“地府倒是经常看到有人拿过这玩意,只是啥也看不到,最后都扔了,满地都是。”

我想了一想,说:“我见过人间给去世的亲人烧手机,难道他们都不会用吗?”

黑白无常说:“我俩生前是个文盲,死后也没长过文化,你说的这些高科技我们不知道啊!”

我听了,说:“那我还是画给你们画个原理图吧。”

于是我找来纸和笔,挽起了袖子,开始画图。手机—卫星—基站,更为关键的是还要有电源。由于我的美术学的不好,画的图很难看。

黑白无常看了图笑的几乎散掉,让我脸上很有点挂不住。我心想,我又不是学美术的啊,如今能画成这样也是相当不错了,何必笑到如此夸张……

黑白无常好不容易止住笑,说:“这就是原理吗?可是地府本是阴森之地,那里来的电源。怪不的地府垃圾场里扔掉的电器满地都是,原来不光有电器就行了,还要有电源、卫星……这么多高科技。”然后又开始笑起来,看来恐怕一时半会儿止不住。他们笑的跟抽风一样抖个不住,喉头不时发出“咯咯”“咕咕”的怪声,好像快断气的鸽子一样。

不知不觉,天就快亮了。黑白无常猛然发现了这一点,急忙说:“你慢慢画吧,把图画的好些,我们去报告阎王,看能不能让地府也用上手机,我们明天晚上再来见你。”说罢,一股白烟便不见了。

黑白无常走后,我打个哈欠,困倦袭来,倒头便睡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梳洗后,胡乱吃了些东西,心里想着黑白无常虽然不是来勾我魂的,但是也不能得罪啊!他们说今晚还来,我还得想法如何对付他们。于是我振作了精神,提笔又画了起来。再说我也不能让两个鬼笑话我不是。(虽然他们是阴神,但是我认为没脱离鬼的范畴,仍然是鬼。)

漫长而又无情的夜很快来临,快到半夜的时候,黑白无常果然又来了。我低头画图,假装不理他们。黑白无常凑近了看了看,说:“不错,不错,这回画得很好。可惜阎王说地府没钱发射卫星,没钱修基站。”

“哈哈哈!地府还会缺钱,我们人间给你们烧的纸钱一张就是多少个亿,你们两个鬼是来骗人的吧!”我笑的前仰后合 。

黑白无常垂头丧气的说:“你们人间给去世的亲人大把大把的送着钱,可那是他们自己的,又没人给阎王还有无常们送,我们那里来的钱,地府国库也是空的。再说我们地府对无功不受禄之说是非常认真的,如果白拿钱的话鬼也会折寿的。”

“这样啊!如果你们给我打工,我给你们发工资可好,那么你们会干些什么?”我对着黑白无常说。

“哎!说起来真丢鬼脸,鬼除了会推个磨,别的什么都不会干。”黑白无常说。

“好吧!明天我弄个磨,你们给我打工,工资给你们开的高高的,反正纸钱上面数字咱说了算,咱开个豆腐作坊。”我说。

“那你赶紧弄材料啊!我们很久没推过磨了,想想现在手都痒,拜托你了。”他们说完,又是一股白烟不见了。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开始搜集磨豆腐的材料。哎!现在不管什么都机械化了,像石磨那些原始的材料,即使我身处农村也是很难搞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在我多方的打听下,上小学时我的一位老校长告诉我:“隔壁村一位姓张的人家,很多年前就是做豆腐生意的,并且一直做到现在,现在都机械化了,那些原始的工具不知还留着没,你去看看吧!”

谢过老校长后,我一阵风似的直奔隔壁村张家。真不错,张老汉的豆腐坊虽然都换成机械化了,但是旧情难舍,那些原始的材料一直留着没舍得扔掉,而且保存的相当完好。说明来意后,张老汉同意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转让给我。

就这样我的豆腐作坊开起来了,我圆了自己的老板梦,黑白无常两位鬼差也有了赚取外快的机会。虽然原始了点,但是存人工,哦!不是,是纯鬼工的,获得大家一致好评,生意好的一塌糊涂,连阎王都觉得有利可图,现在正和我商量扩大生产规模呢!

从此黑白无常不再想着勾我魂了,为了赚取外快,干起活来相当卖力。至于两位鬼差的工资吗?很好办,几张烧纸,上面随便写上几万个亿就OK了,反正地府银行是他们自己人管着的,只要不违背“无功不受禄”那个原则就行。

黑白无常两位鬼差每天到晚上都来,推起磨来干的屁颠屁颠的,哈哈!我还偷偷听到他们盼着我长命百岁呢!

作者寄语: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记得留个言哟!会有后续的。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