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宁夏部分村民草原证被莫名注销政府未通知到位

发布时间:2020-11-22 13:34:41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  近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多位村民向《法制日报》记者举报称,其于2003年承包的草原,在2009年被当地政府撤销承包资格,所拥有的草原使用权证也被注销,然而他们直到2014年领草原补助时才被告知。目前,青铜峡市政府已在村民承包的草原上进行移民村建设并上马了部分企业。

­  这些村民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  承包草原制止滥垦乱牧

­  记者来到青铜峡市峡口镇,在村民马吉云的带领下,看到他承包的草原早已变成了荒地,车辙印、重型机器轧过的痕迹清晰可见。由于近几年无人看护,目前草原一片狼藉,各种建筑垃圾、生活垃圾随处可见。按马吉云的说法,草原使用权证虽然在他手里,但他无权看护草原。在青铜峡镇,村民王登攀承包的草原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

­  马吉云告诉记者,2003年,峡口镇、青铜峡镇等几个村镇的村民为响应《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完善草原承包责任制的通知》,积极投入到承包草原、荒漠变绿洲的活动中,在签订《草原承包合同书》并缴纳了草原承包费及工本费后,他承包了2000亩草原,镇上和他一样共有87户村民领取了草原使用权证,草原总面积达到20余万亩。

­  为改善日益退化的草原,防止草原植被减少,马吉云承包草原以后,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建起了草原防护站并制作“封山育林、育草禁牧”的提示牌,不仅雇人巡山看守,还在草原打机井取水,铺设地下输水管道,购买洒水车、自建蓄水池、购买耕地机械设备等,并规划着在承包范围内发展畜草种植、生态林种植、家禽家畜养殖等生态产业。

­  马吉云说,几年来,草原每年的变化,他都用相机记录了下来。通过这些照片,记者看到,以前像秃子头似的草原,在村民的努力下,不仅有效制止了滥垦、乱牧、滥挖、滥采等现象,草原植被覆盖面积大幅增加,绿地及林木覆盖率达到80%甚至以上。

­  领补贴才知早已被注销

­  2014年,在承包草原10多年后,马吉云和其他村民得知吴忠市利通区开始发放草原补助款,便到青铜峡市农牧局咨询补助的事,农牧局工作人员告诉村民,之前的草原补助款全部用于草原围挡网、耕地机械设备等购买。同时还表示,青铜峡市政府早在2009年就出台了相关文件,村民的草原使用权证早已被注销了,还领什么补助。

­  这时,马吉云和其他村民才得知,青铜峡市政府早在2009年就注销了村民的草原使用权证,在一份名为《青铜峡市人民政府关于注销树新分场等178本草原使用权证的决定》文件中,村民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承包期限为30年的草原使用权证早已被注销了。

­  文件中的注销理由分为两个:一是行政区划改变,草原使用权属未及时调整,管理混乱;二是承包人对草原未进行任何投资,未缴纳草原承包费,未履行草原看护职责,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  对此,马吉云和其他村民表示不能理解。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3年,村民承包草原时签订了《草原承包合同书》,合同书不仅明确规定四至界限和承包面积,而且还确定了草原承包费为每亩每年0.1元,为了休养生息,鼓励农户承包草原,建设草原,承包方需一次性向发包方按每亩0.1元缴纳年度草原承包费。

­  2004年,村民在缴纳草原承包费用时被告知,草原补助比草原承包费高好多,可以抵扣,不需要再来缴纳了。

­  至于文件中未履行草原看护职责的情况,村民表示,即便出现这种情况,当地政府也应当出示相应的整改通知,而不是直接注销草原使用权证,更何况村民不仅建起了草原防护站,制作“封山育林、育草禁牧”的提示牌,还雇人巡山看守,怎么就变成未履行草原看护职责了呢?

­  据介绍,从2014年开始,青铜峡市一些乡镇以草原使用权证已注销为由,禁止村民涉及一切与草原有关的事宜,并在原草原规划区上马了部分项目,有养殖场、采石场、光伏发电等,草原原本的绿色也因无人看管而枯死殆尽,目前有部分草原被村民私自种压砂瓜,对于这种破坏草原的行为,相关部门把种西瓜、破坏草原的农户的挖载机、工程车扣留以示惩戒,但最后还是刹不住破坏草原之风。

­  历史遗留问题解决难度大

­  记者随后来到涉及承包草原村民最多的青铜峡镇镇政府,负责农牧的副镇长介绍,青铜峡镇2009年收到市政府54号文件,开始注销草原使用权证的工作,青铜峡镇涉及87户共计20多万亩草原,村民的相关情况早已上报市政府,具体解决方案及操作细则,他们只能按照市政府的统一安排实施。

­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多次给村民解答相关政策的青铜峡市政府法制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3年出台承包草原的文件后,负责土地证、草原证、林权证的三个部门没有协调,标准与依据不明确,很多都是同一块土地不同的属证,这几年产生了好多纠纷。加之草原证颁布不久,就开始重新调整行政区划,部分草原出现确权不明、管理混乱的情况,政府经多方考虑后决定收回草原。

­  据介绍,2009年,青铜峡市政府出台54号文件,但送达文件时只是发放到乡镇一级,并没有及时发给每个承包户,没有通知到位,形式上存在缺陷,当时有一部分村民在承包草原后没有投入,便把草原证上交给政府,而一大部分村民投入了人力物力财力,便不愿上交,而政府也基本上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因此,直至今日,全市共涉及187户,约50多万亩,政府收回的证件不足50%,导致现在出现纠纷及信访问题。

­  至于草原补助的问题,法制办负责人表示,当时草原补贴政策下来之后,便上报自治区反映草原证注销的情况,自治区通过会议纪要的形式明确吴忠市,灵武市、青铜峡市等地的草原证注销情况,因此便没有草原补贴。

­  法制办负责人告诉记者,草原证被注销是历史遗留问题,市政府几任领导都想解决,但有心无力。目前,有些土地已被当作他用,没有更多的土地补偿给村民,如果用资金来补偿,由于没有统一补偿标准,人多地广,涉及的土地面积和金额之大,不是政府财政能承受得了,所以对此只能束手无策。

­  本报记者 申东

责任编辑:陈辉达

lv t恤

lv领带

armani exchang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