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古典武侠母体女嘴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1-01-20 08:48:05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今晚人家担惊受怕的,心跳个不停,都怪你!”

黄夫人见黄尚可只是梦呓而已,绷紧的酮体才柔软过来,环在聂北脖子上的双手伸到下面去扯被子上来把两人的肩膀都遮盖住,软绵绵的火热娇躯扭转了一下,呼的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全部喷到了聂北的脸上。

黄夫人呼出的热气很好闻,温香的感觉让聂北又有些蠢蠢欲动了,邪邪的笑道,“芯儿受‘精’不是更好么?”

“受惊有什么好的,都快吓死了,要是被他看到人家这样子,那人家还怎么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啊!”

黄夫人感觉到聂北那根依然深插在她体内的肉棒正慢慢的恢复雄风,气息不由得急促了许多,本来就水汪汪的眸子朦胧了起来。

“你还是个好妻子,不过是我的好妻子而已,受精之后将来也会是个好母亲,我们儿女的好母亲!”

聂北轻轻的拱了一下屁股,已经开始硬挺的肉棒缓缓的进入到最深处,然后停留在那里,享受洁儿‘故乡’深处那火热‘握’住感觉,而且那里发自本能的收缩、蠕磨,都让聂北舒服不已。

黄夫人此时才知道小坏蛋女婿他说的是什么话,臊热的脸蛋红彤彤的,羞赧带怨的啐道,“人家才不要做你那……那什么的母亲!”

“看来我刚才努力得不够啊!”

“喔……不……不要来了……恩……轻点……”

黄夫人很快便开始迎合聂北的动作,主人房里再度雷雨交加……

聂北最后一次没再黄夫人的深穴中射精,而是塞到她那红润的性感小嘴里喷射,被聂北霪弄得有气无力的黄夫人只能又羞又怨的含住聂北的肉龙让聂北射到她嘴里,一半吞了下去,另一半含在嘴里,在聂北的要求下也吞了下去,还伸出香舌把嘴角处的些少精液舔个干净……

黄夫人像团烂泥一般躺在床上,上下两张‘嘴’都鲜红欲滴,而身下的床单湿淋淋的,但那张特别的‘嘴’没有遗留聂北射出的半点精液,只要是聂北射到里面的,那鲜红肉嫩的深穴都会窝藏着,以至于聂北要离开而替黄夫人盖被子的时候看到她的肚子微微胀了些,那感觉……很好,聂北差点又想上她。

“……走……走吧……坏蛋……弄死人家了……”

黄夫人躺在床上呢喃着,似乎已经睡着了,脸蛋红润欲滴,一副饱受滋润的模样,很娇媚!

“那我真的走了哦!”

“……”

回答聂北的只有黄夫人那依然有些急促的喘息。

第二天早上,聂北是被人偷偷吻醒的,那调皮又柔软的小舌头在牙关上打着转,柔顺的发鬓扫在聂北的脸上痒痒的,一只轻柔的玉手撑在胸膛上,促使聂北的呼吸更加困难,睁开双眼才看到小洁儿一双翦眸乌亮亮的,修长的柳眉弯弯,不画而黑,粉嘟嘟的小嘴儿不朱而红,那瓜子脸不修而媚,可爱的白色侧扣中衣和一件淡黄色的折叠罗裙穿在她那已经发育起来的娇躯上别有一番娇态,让人又爱又怜。

见聂北醒来,黄洁儿粉腻如脂的脸蛋霎时间红彤彤的,偷吻着聂北嘴唇的小嘴儿不知道该离开还是继续,僵硬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羞答答的道,“聂哥哥你醒啦!”

“我的小洁儿娘子在偷吃嘴儿,相公我在梦里笑醒了!”

聂北搂住小洁儿的小蛮腰坏坏的笑着。

黄洁儿羞窘得说不话来,扭扭捏捏的神态娇媚不已,欲说还休的样子让人欲罢不能。

聂北搂住小洁儿的小蛮腰在她一声娇呼下一个猛然的转身,把她压在了床下,邪邪的笑道,“我的小宝贝是不是想要聂哥哥的大宝贝了!”

“聂哥哥……”

小洁儿身子肉嫩窈窕,神色羞怩羞臊,声音娇嗲媚腻,“你……你压坏洁儿的身子了!”

“那你说,这些天有没有想聂哥哥!”

聂北见小洁儿的脸蛋粉嘟嘟红润润的,就忍不住亲了又亲,恨不得吞了她。

“想!”

小洁儿被聂北亲吻着,身子跟着就热了起来,不安的扭了起来,“聂哥哥有没有想洁儿!”

“没有!”

“……”

小洁儿那羞怩的神色顿时化为哀怨,一大早起来听到聂北在自己家里的时候她连外面的冷雨都可以忽视,整个心暖烘烘的,不顾父亲和弟弟的目光亲自端了热水进来给心爱的聂哥哥洗刷,可是……

“因为洁儿你就在聂哥哥的心里,都不用想的,你已经是聂哥哥身体里的一部分了,聂哥哥不能没有我的宝贝洁儿的!”

聂北撩拨着小洁儿的发鬓,眼里没有半点‘色’素!

“讨厌!”

小洁儿破涕为笑的捶了一下聂北的胸膛,推攘着嗔道,“一大早的就欺负洁儿,怪不得刚才人家给你端水进来的时候凤凤表姨叫人家小心被你欺负,而以前也听文碧表姨说你没良心,而娘亲就老骂你坏,聂哥哥就是个大坏蛋!”

聂北心想:不坏怎么能把把芯儿给上了呢,不坏又如何能让你们母女俩怀孕呢!

“聂哥哥你在想什么啊!”

“呃……呃没事!”

“聂哥哥你……你起来啊,压得洁儿都喘不过气来了!”

小洁儿娇滴滴的望着聂北,很娇媚,或许她没想过用姿态来勾引自己的男人,可她那自然而然的美态却教人如此理解,“起来洗刷然后去吃早饭,娘亲自下厨的!”

“她还能下床?”

聂北嘀咕着!

“娘为什么不能下床?”

小洁儿目光古怪的望着聂北,一脸的考究,好一会儿才疑神疑鬼的嗔道,“聂哥哥你昨晚是不是又欺负娘亲了?”

“怎么会呢!”

聂北面不改色,本能的扯着谎,但小洁儿早就和黄夫人一起同床受宠了,就算让她知道又如何,“洁儿,我和你娘亲给你制造小弟弟小妹妹你不喜欢吗?”

黄洁儿臊红了粉面,推开聂北站起来,讷讷的道,“洁儿只要聂哥哥和娘开心,那洁儿也就开心了!”

聂北还未来得及开心,小洁儿就羞赧的嗔道,“可是……难怪刚才见娘亲她走路怪怪的,现在才知道是坏蛋聂哥哥你弄的!”

聂北叫小洁儿轻嗔薄怒的样子,早晨的欲火又特别旺盛,心下蠢蠢欲动,邪邪的笑道,“洁儿,想不想喝豆浆啊!”

“聂哥哥你想喝吗?娘早上只是煮饭做菜而已,没弄豆浆,不过聂哥哥喜欢的话洁儿到街上买!”

小洁儿单纯的以为聂北想喝豆浆,扭着灵巧的身子就要走出。

聂北忙抓住她的小手霪霪的笑道,“洁儿,是聂哥哥想喂你喝豆浆!”

“聂哥哥什么时候买……啊……聂哥哥你……嗯……你坏!”

小洁儿话还未说完就见到聂北脱下睡裤露出那血肉贲张的生命之棒,哪里还不知道聂北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呢,看那根连娘亲都有些吃不消的巨龙在眼前脉动着,就像一条活生生的巨蟒一样,小洁儿又爱又畏,臻首低了下来,脸蛋红扑扑的。

“洁儿,聂哥哥涨得好难受,你的小妹妹聂哥哥又不敢乱来,那用小嘴儿帮聂哥哥吸吮一下,好不好!”

聂北扯着羞臊不安的小洁儿不放。

“爹娘她们都在外面等你洗刷完出去吃饭呢,而且……凤凤表姨、单大夫和萍萍阿姨她们也在……洁儿怕……”

小洁儿迟疑着,她为了心爱的聂哥哥什么都肯做,可此时还是有些难为情。

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两昨晚和自己一样在黄府留宿,而柳凤凤那刁蛮的公主自然也在,此时当然会被黄夫人和黄尚可留下来吃早饭的,可此时精虫上脑的他才不管那么多了,谁叫小洁儿那么吸引人,“洁儿,你的小嘴儿卖力一些的话聂哥哥很快就可以的了,就像上次在厨房里那样……”

小洁儿红着脸睨了一眼聂北,娇媚的点了点头。

聂北坐在床边,小洁儿扶着聂北的膝盖蹲下来,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握住聂北的命根子,柔嫩嫩的小玉手轻轻握住的感觉让聂北的肉龙暴动了一下,吓得小洁儿猛然收回手来,在聂北的热切鼓励下再度握住,那烫人的温度和差点握不过来的粗度教小洁儿紧张得险些喘不过气,红着脸吃吃的道,“聂哥哥,它好烫,比以前烫!”

“它不能进入洁儿的小妹妹里面当然烫了,所以洁儿你要好好补偿一下它哦!”

“都是它,那天晚上弄得洁儿好几天都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下来,小妹妹也肿了好久!”

小洁儿的头越靠越近,却没张嘴吞下去。

聂北见小洁儿那红润粉嘟的小嘴儿就忍不住,迫不及待的伸出双手扳住小洁儿的臻首就往下压,小洁儿闭着眼红着脸张开小嘴把聂北的龟头含了进去,聂北舒爽的呼出一口气。

小洁儿听到心爱的聂哥哥很享受的样子,芳心顿时有些自豪,动作也主动多了,小香舌略微生疏的在聂北的龟头上乱舔,滑腻香舌舔弄肉棒四周的时候聂北跟着就气喘起来,那感觉很销魂,丝毫不输于插穴的感觉。

“唔……唔……唔……”

小洁儿见心爱的聂哥哥很享受,便努力的把聂北的肉棒吞得更深,差点就吞到了喉咙处,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鼻息喘出急促火热的气息,让聂北的胯下周围都暖烘烘的,很舒服。

聂北的双手张开,插在洁儿的秀发里抚摸着,还时不时的用力压一下小洁儿的臻首让她吞得更深一些,一开始还能克制,随着小洁儿动作越来越娴熟,舌头越来越刁钻,时不时顶撞龟头上的马眼时,聂北的动作再也无法温柔起来,抱着洁儿的臻首就像抱着黄夫人的肥臀一样,而小洁儿的小嘴就成了黄夫人的肥穴,松动着屁股不停的抽插起来……

粗长的肉棒连最后的三分一都插到嘴里的时候,龟头已经插到了喉咙里,异物入侵的感觉让小洁儿想吐,喉咙里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咽呜,“呜……呜……呜……”

小洁儿的津液随着聂北的动作流了出来,聂北的子孙袋湿淋淋的,随着聂北的抽插、小洁儿的配合,子孙袋还不停的碰触着小洁儿的下唇儿,似乎还要塞进去的样子。

小洁儿十分难受,可是还是没有挣扎,鼓着小嘴儿努力的营造最舒服的环境让聂北快乐,食道的刺激却让她涨红了脸蛋,眼角处都渗出了泪水。

聂北不经意看到时不由得一阵心疼、自责,高涨的欲火一点一点的消弭,动作也停了下来,小洁儿感觉到嘴里的肉龙没再深深的插到喉咙里去,自己舒服了很多,可是很是不解,微微昂着头睨望着心爱的聂哥哥,轻柔柔的问道,“聂哥哥,你怎么停下来啦!”

聂北退出肉棒,扶起小洁儿的娇躯,怜爱万分,撸了撸她耳边的发鬓,揩干净她嘴角的津液……

小洁儿望着聂北的眸子,静静的感受着聂北对她的爱意,那极度被疼爱的感觉让小洁儿的心都醉了,痴痴的道,“聂哥哥是不是不忍心洁儿难受啊,其实洁儿可以的……”

“得了,下次聂哥哥不动,那样就不难受了,刚才都是聂哥哥不好!”

“那聂哥哥不难受吗?”

“难受,可聂哥哥不想看到洁儿你难受!”

“那……那聂哥哥现在就不动,洁儿自己来!”

小洁儿甜甜一笑,在聂北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蹲下身去,张着鲜红的小嘴儿把聂北的肉棒再度含吞入温柔的嘴里……

“嗯!”

聂北舒服得哼出声来,心中甜蜜的小洁儿十分温柔,那舌头就像一条小蛇一般在聂北的肉棒四处纠缠,银牙还时不时的轻咬一下龟头处的那道凹槽,直弄得聂北裂牙裂嘴。

一刻钟后聂北忍不住了,后腰处酸麻欲仙,“洁儿……嗯……再深点……”

小洁儿忍着难受把聂北整根肉棒都吞到喉咙里去,连子孙袋都喊到了小嘴里,让食道本能的蠕磨、吸吮使聂北获取最大的快感。

聂北往后撑在床上,屁股轻微的抖颤着,肉棒在小洁儿的小嘴里抖动起来,一股股火热的子孙从管道里暴射出去,大部分被小洁儿吞到肚子里,小部分溢满小洁儿的小嘴,甚至渗漏在嘴角处。

小洁儿吐出聂北的肉棒,慌忙掩住小嘴儿,闷声闷气的咳嗽起来,乳白色的精液从小洁儿那掩嘴的指缝处渗流出来,糜烂不堪。

好一会儿小洁儿才止住咳嗽,玉手掩着嘴儿不放,把未流出来的乳白色精液全部吞下去,还意犹未尽的舔舐着指缝的残留,那水汪汪的翦眸睨着聂北一眨一眨的,别提多娇媚。

“聂哥哥,洁儿乖不乖?”

“聂哥哥疼死我的宝贝洁儿了!”

聂北捏着小洁儿红润润的脸蛋儿怜爱的道,“刚才聂哥哥很爽,聂哥哥也让洁儿爽一下好不好!”

小洁儿妩媚的横了一眼聂北,娇滴滴的嗔道,“娘说了,前三个月洁儿都不给你弄下面的,而且……”

小洁儿瞥着聂北啐道,“而且那样还不是聂哥哥你最快乐!”

“嘿嘿!”

聂北一阵淫笑,“难道洁儿就不快乐?”

“……”

小洁儿盈不吭声,红着替聂北清理着胯下周围的水迹,完后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妻子一般帮聂北穿上衣服,然后拿着披衣帮聂北披上,个子只到聂北锁骨处的她踮着脚才勉强帮聂北披上,高速发育的蓓蕾隔着衣服在聂北背后厮磨的感觉很舒服!

整理好聂北的衣着后小洁儿拉着聂北的手到热水盘处洗刷,才发现脸盘里的水早就凉了,不由得讷讷道,“洁儿去给聂哥哥你打过一盘热水来!”

“不用了洁儿,聂哥哥没那么娇贵!”

聂北接过洁儿手中的毛巾,在小洁儿的注视下简简单单的洗刷一下,此时一个窈窕的的女子走了进来,看到小洁儿望着聂北洗刷时那柔情似水样子,她那好看的黛眉颦了起来,娇声道,“你们俩还在这里面啊,菜可都端了上来咯!”

洁儿闻言转身,见是是柳凤凤这个表姨,不由得羞怩的道,“凤凤表姨,聂哥哥很快就好的啦!”

“你啊,人未嫁心就想着他了,这可怎么行啊,像他这种坏蛋,你千万别对他好!”

柳凤凤无来由的嗔骂着,反正她心里想和聂北作对就是了,谁叫他那样欺负她姐姐,而且她能感应得到和姐姐一样的感觉呢!

聂北擦着脸转过头来,见其穿着一件淡绿色的坠地襦裙,绣着水云图的绯红色轻纱薄褂下摆遮掩到膝盖处,一着襦裙变叠裙,把刁蛮的柳凤凤衬托成古典的淑女了。

一条丝质带子高腰紧束,金丝霞罗的抹胸轻缚,一收一松之间刁蛮尽去,玲珑浮凸,可见酥胸隆起、素腰若柳,引人想入非非的娇躯轻轻转动间长裙款摆,盈盈而来。

一头云髻雾鬓轻绾,一支金钗定发根,几许青丝随风在粉腮处婆娑,引人遐想,宜喜宜嗔的娇靥颇有几分薄怒的味道,却不失柔媚,美眸碧波流转,顾盼间彰显青春活力。

聂北被小洁儿轻轻推了推才回过神来,擦脸的动作才得以继续,目光偷偷盯在柳凤凤的酥胸上,心中暗暗比较,结论是:还是可人的柔柔的乳房比较大一些,毕竟是姐姐嘛。

小洁儿挨上柳凤凤不依道,“凤凤表姨,你怎么取笑起洁儿来了!”

水汪汪的眸子瞥了一下聂北,继而望着柳凤凤红着脸转移话题道,“你怎么进来了呢!”

“可以吃饭了,芯儿姐姐让我来叫你们出去吃饭咯,咦?”

柳凤凤嗅了嗅,疑惑的问道,“洁儿,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很怪!”

“没……没有啊!”

洁儿脸蛋红红的,急急忙忙的打诨道,“凤凤姨,我们出去咯,让聂哥哥好了自己出去就好了!”

柳凤凤见小洁儿如此爱护聂北,不由得瞪了一眼聂北,没好气的嗔道,“是不是我扰你们俩卿卿我我的气氛了!”

“才……才不是呢!”

柳凤凤定住脚,扭头过来‘煞气’的白了一眼聂北,含沙射影的嗔道,“他那坏蛋没干过好事,洁儿你告诉我,他刚才有没有欺负你,有的话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啊……”

小洁儿的脸蛋儿红透了,讷讷的问道,“没……没有!”

柳凤凤见小洁儿神色羞怩,和姐姐当时被欺负的样子一模一样,断定聂北‘欺负’了小洁儿,顿时柳眉倒立,一字一顿的喝道,“聂——北——”

“又在哪里得罪姑奶奶你了?”

“你刚才有没有欺负洁儿?你可别说没有哦!”

柳凤凤虽然大不小洁儿不多,甚至身高方面几乎持平,可辈分在哪里,而且她在家里是小妹妹,却一直都喜欢充大姐大,特别喜欢从小洁儿这边得到那种感觉。

聂北把毛巾敷在脸上,瓮声瓮气的问道,“那我还能说什么?”

柳凤凤想了想似乎觉得刚才的话有些问题,可她固执的性子使得得不肯回头,蛮不讲理的道,“你就说你欺负了洁儿!”

“……”

“……”

小洁儿和聂北的脸上都出现了一道黑线,很黑,很黑!

“凤凤,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

这时候黄夫人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那妙曼的身材、妩媚的神采无处不艳,水蛇一般的柳腰下一袭大红丝裙,丰满的上身一件棕红色的彩云抹胸紧勒,勾勒出傲立的胸部,宽厚的锦缎罗衣裹在外头,一排整齐的扣钮扣在右边,典雅又不失大方。

淡笑怡人的玉面似芙蓉出水,眉如三月柳叶,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一支珠钗横插,盈盈走动时步摇摇曳,玉绶轻鸣,贵妇的魅力让人迷醉,黄夫人美眸流转,横眉一瞥,睇了一眼聂北,情意绵绵,似乎夹带着昨夜未去的春风,“饭菜都煮好了,都过去吃饭吧!”

“芯儿姐姐,他就是欺负洁儿嘛,要不然你问洁儿她!”

柳凤凤很委屈的撅着嘴。

“好了好了,什么欺负不欺负的,都过去吃饭了!”

黄夫人淡淡的笑着,那媚丝丝的眸子总是时不时的睨一眼她的坏蛋女婿。

天外飞仙破解版

澳门6

魔兽三国

洪荒仙侠小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