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谅妻子好吗0105

发布时间:2021-01-21 08:29:07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问道:「在哪?」

「在公司。不是说了么,今天加班,会晚点回去。」妻子在电话的另一头回

道。

「嗯……」

「怎么啦?」

「不舒服……头痛。」

「头痛?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能早点回来么?想你陪着我。」

「我看看……你先吃片药,好好在家里歇着,我尽快回来。」

「嗯。」我放下手机,抬头,隔着橱窗的玻璃,望向对面的酒店。

我知道,在那酒店的某个房间里头,妻子正在与某个男人偷欢。

却不知道,自己打这个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妻子立即赶回家去,我

就继续装作不知情,得过且过下去?

拿起面前的马克杯,我抿了一口黑乎乎的不知名咖啡,味道很是苦涩,不忍

下咽。

我只好往杯里扔入几块方糖,一边搅拌着小匙子,一边寻思,如果妻子真的

立即赶回家去,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处理?

在两个月之前,我就得知妻子有外遇了。

只是不知道,妻子的外遇到底始于何时。

在一个月前,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我亲眼见着谎称「和闺蜜逛街」

的妻子偕同某男人走入了对面那间酒店。

这个月以来,每一次妻子跟我说「晚点回家」,我都会坐在这间咖啡店里头,

白痴似的等着自己的女人出现。

加上这次,是第三次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出轨第三次了。

偷欢之地不是这儿的,我所看不见的,只会是更多。

我一直都没有跟妻子摊牌,无比希望她只是一时贪玩而已,希望她会顾念我

们的婚姻。

可惜,她终究不晓得悬崖勒马。

我是白痴吗?是的。

我是懦夫吗?是的。

我是有婬妻癖吗?不是的。

拿起马克杯,我尝了尝杯中的咖啡,口感仍是苦涩,只好继续往里头扔入糖

块。

……

妻子重新出现在对面酒店的门口时,我看了时间,是八点了。

之前我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不舒服的时候,还不够七点。

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头,妻子做了什么,做的时候又在想着什么,我都没力去

猜想了。

呵呵,我只能苦笑,心下一片冰凉,想不到妻子为了那个情人,居然没将我

的话放在心上。

我真的不明白,妻子为何会这样。

在外人看来,甚至在我眼里,妻子都是一个端庄贤淑的好女人,在外面没有

一个过从太密的异性朋友,在家里又能操持家务面面俱到。

可是谁能想象得到,妻子的端庄形象,只是骗人的。

可能真如H文所说的那样吧,表面上越是端庄的女人,内心里的欲望就越是

婬浪。

远远地看着妻子和她情人在路边挥手致别,之后又匆匆坐上了出租车,我说

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似乎心痛之中又有点莫名其妙的轻松。

好吧,我是终于下定了离婚的决心,这段经营不下去的婚姻,是该结束了。

我拿起马克杯,再次抿了抿,加了半杯的方糖,这咖啡总算是有了一点甜味。

妻子叫做米萱,人长得挺漂亮的,当初是母亲托人介绍给我的。

那是三年前的事儿了。

当时我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才二十二岁的年纪,还年轻得很,原本是很不乐

意相亲的,只是拗不过母亲的唠叨,才勉强答应去见一见女方。

不过世事奇妙,完全料想不到女方居然是个美人,很对我胃口。

还记得她那天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很随意地扎成个团子放在脑后,双手

捧着一本小说看。

那小说的名字叫做《香水》,是一本德国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个天赋异

禀的孤儿,其嗅觉出乎常理的敏锐,但他的悲惨经历,让他心理发生变态。他喜

爱芳香,尤其喜爱少女的体香,并且试图剥夺和占有它。他的剥夺手段很残忍,

被他剥夺体香的女人都会被杀害。

那小说,我也曾经看过,于是以此为话题,我便和妻子聊开了。

聊了一年,我们结婚。聊了三年,我们却要分手了。

《香水》是我们的缘,我向她求婚时,我说的台词是「我要永远独霸你的香

味」,她咯咯笑着回答「我的香味永远只给你闻」。

可现在想来,那两句话,只让我觉得讽刺,她身上的香味,早就不是我专有

了。

其实我并不霸道,对妻子并没有太多的贞洁要求,也没有太过嫌弃她和外人

婬浪的身子,直至昨晚之前,我还梦想着妻子能够悬崖勒马,可惜她昨晚的做法

太让我心碎了,我实在没法容忍自己的妻子不将我放在第一位。

……

起床,从客房出来,走过没有掩上门的主卧室时,我瞧见了睡在床上的妻子,

被子像是个抱枕似的被她揽在怀里。

她身上的衣服没有换过,仍是昨晚的那一套,职业衬衫和包臀裙,还有丝袜。

像是心有所感似的,我站在门边才瞧了几眼,妻子便醒过来了。

对视之间,我看见了她的眼睛,略有红肿,想来是哭过了。

我努力压抑住了心底的那一丝心疼,淡淡道:「吃完早饭就去办手续吧。」

妻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很沉默,眼睛也不瞧我,好久之后才说:「能给我一

些时间冷静么?」「多久?」「不知道。」之后我没有逼她,自己洗漱一番,便

去上班了。

公司是一家很老的杂志社。之所以用「很老」来形容,是因为我找不到其它

合适的形容词,或者用「死气沉沉」似乎也可以。

职员的平均年龄很老,出版的杂志的受众也是老人,销售业绩也是常年处在

极其尴尬的水平。

老板是个不知进取的老头,不想转型,不想改革,得过且过,像是将这杂志

社当成是老年人活动中心。

对于这么一家毫无前途的小公司,我真的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听从父亲的

建议,来这儿供职。

想想这三年来,一天天都浑浑噩噩的打发日子,纯粹就是虚度光阴,将我青

年人应有的生活热情都消磨光了。

我知道自己很没有主见,很懦弱,很多事都凭本能地听从长辈的意见,这是

从小养成的习惯,父母很爱我,事事都替我操心、给我安排,我就像是个永远都

长不大的小孩,一直都处在父母的庇荫下过生活。

对于父母的安排,原本我并没有觉得不妥,毕竟生活稳定、婚姻美满,我还

能有何求呢。

但是,妻子的出轨,终于让我明白到了,我一直以来都只是个无能的懦夫,

害怕改变,害怕失去,不仅不敢去捉奸,甚至还不敢质问妻子一句,只是在心底

偷偷期待妻子玩够了,就回到我身边。

我已经不记得,当初刚得知心爱的妻子有外遇时,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我

只记得,熬过来之后,我变得坚强了。

我的「坚强」不是别的,只是「不脆弱」罢了。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冷静、来思考,让我明白了好多,我不再害怕改变,明

白有时候改变现状是必须的,因为现状只会使人痛苦,而改变只是为了变得更好。

妻子的心思被别人抢了去,我可以放任她离去。

浑浑噩噩的工作使我失去激情,我也可以换一份。

生活本来可以很简单,不外乎就是二选一的选择题,不用想太多。

想太多只会让题目的难度加大。

我不希望让这道题的难度加大,所以我没打算跟任何人商量,包括父母,将

一切事情都办妥之后,我才会告知他们。

「诶、小谭,在发呆呀?」一个女同事笑眯眯地问我道。

这位女同事叫做慧姐,年届不惑,在公司里,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个,其位置

就在我的对面,隔着一面挡板,和我的关系还好。

「嗯,一时走神。」我应了一声。

慧姐又问:「下午你有事儿么?」「应该没什么事儿吧,有也是那么几件小

事儿。」「姐下午约了稿,可是今天家里有事儿,要请假,想请你替姐跑一趟。」

「可以是可以,但老板知道么?」「你答应就行,老板那里、我呆会儿去说。」

「那好,没问题。」接过慧姐递过来的写着姓名、住址、电话的纸条,我立

时就后悔了,因为这个约稿人竟然是我父亲的老冤家,老贺。

父亲是农村人,年轻时参过军,和老贺是战友,本来两人关系是很铁的,在

退役之后,老贺还帮助父亲在国有工厂谋了一份职,让父亲成了城市人。

当时父亲在农村老家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常常入城找父亲玩儿,我叫

她眉姨。

眉姨看望父亲的同时,慢慢也和老贺熟悉了,然后父亲就被老贺撬了墙角。

父亲和老贺结怨的大致情况就如上述,详细的细节我就不得而知了。

说实话,我父亲在骨子里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也没有什么学识才能,和

老贺相比起来,的确方方面面都逊色了不少,眉姨最终选择了老贺,只是人之常

情而已。

父亲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明白归明白,愤怒仍是免不了,毕竟父

亲将老贺当成是兄弟,而老贺却犯了「兄弟妻不可欺」的铁律,这是说不过去的。

真有点戚戚然,父亲和我都吃足了女人的苦头,这可能是个诅咒吧。

下午时,我来到老贺家,按了门铃。

一会儿后,是老贺开的门。

我打招呼:「下午好,老贺。」「来啦。」老贺笑了笑,将我迎入屋里。

宾主落座之后,少不得一轮的香烟茶水。

老贺没有跟我聊稿件,只是一个劲地问我家长里短,显然很关注我父母的情

况。

我都一一作答了,最后还总结了一下:「我妈去年就退休了,现在一天天过

得挺悠哉了,我爸还是那样,说是技术骨干,每天都早出晚归。」「你爸那人就

是勤快。」老贺叼着香烟,仰头枕在沙发的靠背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不说话

了。

我感觉有点冷场的气氛,有点尴尬,便主动开口问道:「眉姨呢?」老贺听

后,似乎来了点兴致,笑着回道:「你眉姨她啊,最近迷上打麻将了,天天找人

凑桌子,跟你爸一样,也是早出晚归。」「我猜眉姨能赢点买菜钱吧。」「哈哈,

你眉姨能不把自己输掉都好了,还想赢。」「不是吧,眉姨她……」我正想附和

老贺调侃眉姨几句,却瞥见走廊那头忽然飘荡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身上的丝

质睡衣凌乱不堪,面容也是憔悴之极,乍一看时,还以为是个女乞丐。

我暗暗吃了一惊,再定睛去瞧,才发现哪是什么女乞丐,那人分明是老贺的

闺女,贺嫣然。

贺嫣然也瞧见我这个来客了,不过她没有做声,愣了一下,随后便转身折了

回去。

「混账东西!」老贺朝着闺女消失的方向啐了一声。

我听得不明就里,只好讪讪笑道:「原来然姐在家啊。」「别提那孽障!」

老贺恨恨地骂完,又恨恨地灌了自己一杯茶水,好像当女儿是仇家似的。

我看得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搭话。

之后便真的冷场了,老贺的脸色像是死水似的毫无变化,只知道一口一口地

猛啜香烟,而我也不敢随便搭话,生怕一开声就惹着火了。

很奇怪,以往每次见着的贺嫣然,明明都是一个明艳少妇,颜容精致,气质

出众,连身上的衣着饰物都是紧跟时尚潮流的,为什么这次会如此邋遢。

刚才她那个形象,好像是好久没有梳洗过了。

莫非是她的婚姻也出了什么变故?

我心里苦笑,我自己婚姻出问题,想事情都不由自主往那方面靠。

在我和老贺的沉默中,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屋门外传来一阵响动,之后「嘎

吱」一声,门开了,是眉姨回来了。

我立即起了身,朝眉姨点头说:「眉姨好。」眉姨正在玄关处换鞋子,听见

我的问好之后,歪头看过来,才见着我的存在,脸色变得有点惊喜,「是小靖来

喇。」「打扰了。」我回道。

这时,老贺说话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都输光了,不回来、还能

干嘛?」眉姨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换上了拖鞋,朝我们这边走来,又对我笑说:

「小靖难得来一趟,今晚就别走了,眉姨给你做好吃的。」「不了、眉姨,我来

是因为和老贺约了稿,呆会儿还得回公司一趟。」我边说边瞧着她,暗暗打量着,

发觉她似乎比以前清瘦了一些,两眼还有些血丝,像是几晚没睡好一样,心里不

禁奇怪,难道眉姨真的成赌鬼了?

「是这样?」眉姨看向老贺。

老贺「嗯」了一声,又说:「时候还早,去屋里再拿点钱,继续打拼吧。」

只见眉姨迟疑了一阵,之后果然去卧室取了钱,又出门去打麻将了。

我真看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有心问一下老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就算开

口又怕问及人家的隐私,有点尴尬,感觉还是赶紧做完正经事就告辞比较好,可

回头见着老贺那副死水般的脸色,又忽然觉得不好意思打搅他的心情。

唉,倒霉,摊上烂摊子了。

不料这个时候,屋门又被打开,是去而复返的眉姨。

「怎么又回来了?」老贺问道。

「不打了。」这次眉姨入屋,连鞋子都懒得换,直接朝我走了过来,「小靖

啊,眉姨很久没见过你了,想跟你说说话儿。」我连忙起身,「诶,好,我也想

和眉姨说说话。」眉姨却拉着我的手板,让我贴着她一起坐下。

坐下之后,眉姨却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握住我的手板,半低着头,带有血丝

的眼圈似乎隐隐泛着水光。

看着她那模样,我有些不安,「眉姨,你怎么了?」「眉姨没事,」眉姨抬

头朝我笑了一下,笑得非常牵强,像是强行拉扯脸部肌肉而做出来的笑容,「你

和米萱过得好吗?」我的心肝像是被戳了一下似的,有点麻,撒谎道:「老样子,

挺好的。」不曾想,这句敷衍话听在眉姨耳里,却像是捅刀子的狠话似的,捅得

她的眼窟窿像是开了闸的水库,哗啦啦地涌出泪水来,滴答答地落在我的手上、

裤子上。

我一看就慌了,连忙回头去看老贺,希望他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老贺没有作解释,反而冲眉姨发火道:「哭!整天就知道哭!哭有用吗!」

于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僵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

感觉像是过了好久之后,眉姨才稍微歇住了泪水,朝我吞着声说:「嫣然她

已经半个月没出门了。」「呃……为什么?」我心下一凛。

「那个没出息的混账东西,还不是为了男人!」老贺的这句解释几乎是咆哮

出来的。

我忍不住苦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佩服自己的直觉,贺嫣然果然是婚姻出了

问题。

「你和嫣然从小就好,能替眉姨劝劝她么?」眉姨的语气几乎是哀求的。

我和贺嫣然好吗?小时候确实是不错的,可那都是陈年往事,近些年甚至都

断了联系,丝毫没有交集,对她的生活完全没有了解,请问现在的我又有什么能

力去开解她呢?眉姨你为何如此看得起我啊?

在眉姨哀戚的眼神下,我硬着头皮敲响了贺嫣然的房门,说:「然姐,是我,

谭靖,开开门好吗?」房里好久都没有传出动静。

我只好用无能为力的眼神瞧向眉姨。

眉姨没有回应我,因为老贺走过来了,并且一手推开了这堵看似紧锁着的房

门。

我往门锁的位置瞧了瞧,发现原来那锁头早已经被拆掉了。

然之后,老贺拉着眉姨走回客厅去了,原地只剩下我一个。

我站在门外,正在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和贺嫣然沟通,不想手机却在这个时

候响了,是妻子的来电铃声。

我掏出手机,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淡淡道:「什么事儿?」电话另一

头的妻子没有回答,好一会才说:「你晚上回来么?」「回。」「哦。」之后又

是长时间的沉默,我有点不耐烦,什么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我默默地瞧着手机屏幕,直至它自然熄灭,心下似乎有点怅

然若失的感觉。

我摇了摇头,将手机揣入裤袋里,然后抬步走入了贺嫣然的房间。

贺嫣然抱着双腿,坐在床上,背对着我,听见我的脚步声,却也不回头看我

一眼。

我唤了一声:「然姐。」「你来干嘛?」贺嫣然仍是没有回头瞧我,声音怪

怪的,似乎有点畏惧。

她怕我?奇怪。我摇摇头,没多想,对她说:「然姐,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

么,你愿说,我就听,不愿说,我就不问。」贺嫣然不说话,仍是背着我,也不

知道是什么表情。

我也没再出声,坐到梳妆台前边的凳子上,安静地瞧着她。

她抱腿坐在床上,尽管她此时的形象极其糟糕,可是婀娜的身线依然显摆着

她的魅力。

她比我长了两岁,小时候我们曾有过一段同吃同睡的日子,感情好得如同亲

姐弟一般,那时候我对她也有过一些脸红耳赤的情愫。

不过人是会长大的,不同的生活经历,让我们之间的距离最终越走越远。

她的父亲老贺,不是个甘于平凡的男人,从他下海经商开始,他们家就走进

了上流社会,而我家依然是个平凡的小家庭。

完全隔绝的社交圈子,也将我和贺嫣然隔离了开来。

她高中毕业,就去了外国念书,直至七年后取得了硕士文凭,才回国发展。

回来没一年,又嫁给了一个门当户对的青年企业家。听说两人曾是大学同学。

在这段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我和她几乎是没有交集的,几乎沦落成了点头之

交。

瞧着眼前这个小时候最好的朋友,我暗暗叹了一口气,由不得感慨,再真挚

的感情,还是敌不过现实里的障碍。

「然姐,和我出去走走吧,算是给你爸妈一个安心也好。」我提议道。

贺嫣然终于有所动了,朝我投来一个没什么波动的眼神。

「我只听你妈说,你已经半个月没出过门了,其它的一切都不知道。」我强

调自己是一无所知的。

……

也不知道贺嫣然是给我面子,还是她自己已经想通了,反正她稍微收拾了一

下,便跟着我出了门。

车开在路上,我却有点犯难,出来是出来了,可我应该去哪儿才好。

「有什么地方想去吗?」我问道。

「没有。」贺嫣然戴了一顶遮阳帽,将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全都塞在里头,脸

上也没有上妆,明显可见有点不自然的惨白色。

既然她没意见,那我就随自己便了。

这是一家店名是几个英文字母的甜食店,不识得是何格调,只见得店面挺明

净的,让人舒心。

我打算在这儿停留两小时,然后就送贺嫣然回家,算是应付一下眉姨和老贺

的期盼。

贺嫣然的举动挺正常的,要了一杯加大份的冰淇淋,安静地舀着吃。

我如同上次那样,点了一杯味道特别苦涩的浓缩咖啡,不断地往里头加入糖

块,然后不断试味,像是白痴一样。

我们两人都没有出声打搅对方,虽然同在一桌,却好像陌路人似的,沉默是

相互的默契。

我不想刻意去了解贺嫣然的婚姻问题,因为我也在承受着同样的问题,而且

我也不想将自己的问题拿出来向她倾诉。

在沉默中过了差不多两小时,我看时候不早了,便提出送她回家。

对于我这种毫不八卦的态度,贺嫣然估计是很满意的。

将贺嫣然送回家时,眉姨执意要我留下,还让我打电话叫上米萱一起来吃晚

饭。

我看看天色,确实是饭点了,再推辞就显得太矫情了,便应了下来,顺便还

可以跟老贺聊聊正事。

至于米萱,我借口说她今晚加班,没空。

老贺确实有才华,不但在商业上成绩斐然,闲下来时还能写写小故事。他几

年前就进入半退休状态了,现在是我们杂志社的得力作家,他写的多是家庭故事,

中长篇连载,情节曲折动人,又处处透着现实的艰辛和无奈,连我都爱看。

吃过晚饭,和老贺讨论过连载故事的剧情走向之后,我终于告辞了他们,回

到自己家。

家里灯火通明,妻子搂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发呆。

听见动静,妻子抬头看见是我,便起了身,问道:「怎么这么晚?晚饭吃过

了么?」「吃了。」我低着头换鞋子,随口应了一声。

「哦……」妻子的情绪似乎有点失落,眼睛却看向饭桌那边。

那饭桌上摆着几盘我平时爱吃的菜色。

妻子的厨艺很不错,做得一手好菜,我以前也常常以此自豪。

可就是在我看来如此完美的女人,竟会做出那种事,竟会将偷情看得比丈夫

重要,我真的想不透,是我太不了解她了吧。

「能陪我吃点么?」妻子又问。

她的眼神中,似乎有点祈求。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点头是下意识的动作吗,我是不忍心看见她失望,还是我潜意识里仍然想和

她一起过下去,可是我们还能过下去吗?

妻子给我盛饭,还不时给我夹菜,就如往常那样。

不如往常的,是两人都没有说话。

我没有吃得味同嚼蜡,也没有开怀大吃,只是应她的祈求陪她吃点。

我很冷静,没有悲伤,没有怨恨,我只希望和她好合好散,以后见面还是朋

友。

饭后,妻子收拾了碗筷,又走入卫生间给我调好热水、备好睡衣,让我去洗

澡。

这些体贴的举动,是她平日的习惯,很温柔、很贤惠。

以前我一度以为自己的人生很幸运,婚姻很美满,可自从发觉妻子有外遇之

后,我便觉得有点别扭,不知道她和情人相处时,是否也如此贤惠。

妻子在家里的表现,从未变过,成婚两年来,她对我一直都很体贴,尽管她

也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烦恼和压力,可一回到家里,她就是个任劳任怨的

传统女人。

可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在不满足的情况下,永远任劳任怨下去。

一个月前,刚察觉妻子有外遇时,我也曾试过改变这种生活状态,每天尽量

陪着她,和她一起买菜一起煮饭,一起做家务事,可惜最终都没能改变她的想法。

也许是我真的无法理解妻子的内心吧,不过我也能明白,妻子有外遇,我自

己是要负上一部分责任的。

她出轨的理由,我猜想过不少,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激情,也可能是我安于现

状,也可能是我触摸不及她的阈值……总而言之,就是我们的生活太过平淡了,

淡而无味,让她厌弃。

俗话常说:「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话的道理大家都能明白,不过对于年

轻人,明白并不等于奉行,因为好多时候,年轻人都不能战胜自己的欲望。

人都有两面性,妻子有贤淑的一面,也有欲望的一面。

大概,于年轻人而言,欲望都容易胜过贤淑吧。

……

从浴室出来,卧室门没关,妻子已经睡在床上了。

我知道她只是在装睡,可能是还未想清楚如何和我谈离婚。

我仍是去了客房,抽了两根烟,没多想什么,很快就睡下了。

朦朦胧胧中,感觉下身很舒服,睁眼看时,竟是妻子。

她赤身裸体,趴在我腿间,留着眼泪,含着我的鸡吧。

我坐起身,伸手去推她,她却发了疯似的,咬了我的手。

然后她又推了我,把我推躺下,她坐上我胯间,扶着我的鸡吧,插入她的私

处。

她一边摇,一边哭。

这是分手炮吗?

我默默地看着,被她强姧着,心情微妙,有快感,有心疼,有留恋,有难受。

她边哭边喊:「我爱你,我不要离婚,我还爱你,不要离婚……」

待续

正版大公鸡七星彩

一直奔向月OL

天宠岛

横行天下BT1钻月卡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