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资本的广东机会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6:24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近两个月来,广东连续两次向民间资本抛出“橄榄枝”,发布182个、总投资为5038亿元的重大招标项目,涉及交通、能源、城建等多个国企垄断领域。在开放垄断领域、吸引民资参与方面,倡导“先行先试”的广东又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

但是,“初尝禁果”的民间资本能否从国企手中顺利接棒,成为新一轮投资热潮的主角?广东又能否顶住财政收缩压力,为民间资本以及民营经济搭建一个新舞台?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民资渴望接棒

苏如春是西部大中建设集团董事长,长期在甘肃等省份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他如今瞄准了家乡广东的两个地铁建设项目。“我们公司在西部地区发展了十多年,企业做到一定程度,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对政府公共服务的要求更高一些。这次广东搞项目向民间开放,从以前企业主动变成政府主动,正是我们寻求升级和转型的好机会。” 苏如春说。

9月,在广东举办的第二次面向民间投资公开招标重大项目推介会上,来自全省的350多家参会企业把各市的招标项目展台围得水泄不通,有的询问招商政策,有的询问项目情况,还有的企业在现场就开起了“办公会”,边听相关部门的介绍,边评估项目成本。

记者注意到,不少企业家手里还抱着从各市摊位上收集来的一大摞项目资料,准备回去后研究可供投资的项目。“目前看来机会挺多的,现在这个形势下,民企特别是搞实业的企业,对内对外销售形势都不太好,但手头上也有一定的资金需要盘活起来。”中山市联合商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宁波说。

对于政府面向民资招投标,众多企业热情高涨。对此,苏如春说,现在民营企业就是“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玻璃门”仍在 “碎门”还需“重锤”

尽管对政府抛来的“橄榄枝”充满热情,但对于能否最终参与政府重大项目建设,众多民企仍旧心存疑虑。

“我前期一直在做基础设施投资,在广西也采用BT(建设-转让)模式修建了两条高速公路,所以我对广州地铁投资项目很感兴趣。但是细看要求,招标书对资产、营业收入要求过高,一下子卡下去很多企业。而有钱的企业比如房地产企业又不熟悉这个行业,承接项目后只能外包。”苏如春说,这就要看政府能否经受阵痛,为民企降门槛,不然这就是一道挡在民企面前的“玻璃门”。

在苏如春看来,民营企业家往往一辈子只专心经营一个企业,因此他们输不起。民营企业更要小心权衡风险和收益。

“政府的开放态度让我们民企备受鼓舞,除了关注项目情况外,我们更关注是否保障不同市场主体的平等竞争环境,在投资审批、土地、外贸、财税扶持等方面的待遇公平化。”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助理总裁黄齐军说。

一些企业家对项目的融资问题也比较担忧。民营企业一旦进入了政府大型项目的投标,马上就会面临融资的问题。由于银行等金融机构长期偏好国企,此时这些机构能否对接扶持,将成为摆在众多民企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玻璃门就是看得见进不去,弹簧门就是进去了又给弹回来了。” 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李春洪说。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坦言,广东民间投资的发展确实面临着诸多不足,特别是长期以来困扰和阻碍民间投资发展的行业进入难、贷款融资难、项目审批难、政策落实难等突出难题,“玻璃门”“弹簧门”现象依然存在。“明规则虽然比较清晰,但还存在很多模糊的潜规则。”徐少华说。

为了打碎阻碍民间投资落地的“两道门”,广东省于近期发布了《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实施细则》,这被市场视为广东版鼓励民资发展的“新36条”。实施细则在明确民企地位、扶持民企发展、清除不利于民间投资发展的政策规定以及革除行政审批弊端等领域均有较大突破。

一些专家表示,打破民间投资“玻璃门”的尝试一直都有,但一直未能根除。这与政府动力不足不无关系。从广东的尝试来看,只有政府下定决心出重锤打破两道门,才能真正激发和释放民间资本的能量。

民资能否顺利接棒 倚赖政策持续性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岳经纶认为,目前中央以及各地政府鼓励民间资本投向国有企业垄断领域,除了与国有经济的改革有关,也与近年来整个经济形势密切相关。中国经济需要寻找新动力,破除症结,保证健康、高效运行。

对于民资的重视,是否能够一以贯之?如果不能保证政策的持续性,民营企业敢迈出踏入垄断领域的第一步吗?

光大证券资深分析师钟正生认为,政府还是做好前期的财政引导和后续的制度保障。“否则就是过河拆桥,缺钱时想起民资,过后就忘了民资的好了。”

一些专家建议,政府需要给民间资本信心,这其中就包括政策的连续性,为民企排除参与项目的后顾之忧。

此外,专家认为,政策的连续性还包括联动效应,在广东试水后,如果其他省份乃至全国能跟进,才可能破除阻碍民间投资发展的各类体制障碍。

暨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副教授陈林告诉记者,广东的实施细则提出要清理和修改不利于民间投资发展的政策规定,但是国家层面关于行政垄断的现行法规均是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一级的法规。单凭广东一部实施细则,“清理”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制度障碍绝非易事。

除政策连续性外,如何保证政策落地,政府也要做足考虑。李春洪指出,从目前情况来看,行政审批等方面仍存在差别待遇。另外,部分民营企业对政策理解不深,也加大了政策执行难度。

据了解,目前广东正在做进一步的探索和尝试。9月中下旬将初步建成网上办事大厅,并明确设立民间投资服务专项,实行网上公开申报、受理、咨询和办复,网上公布审批事项、审批程序、申报条件、办事方法、办结时限、服务承诺等,进一步加强行政效能监察和综合考评,实现行政审批标准化,保证审批程序公开、透明。(《半月谈》2012年第18期,记者 王凯蕾 范超)

钦州职业装订制

阳泉西服定制

荥阳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