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发改委称电价将上调消息属以讹传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54:47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发改委称电价将上调消息属“以讹传讹”

近几天来,关于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上调1.4分的消息满天飞,与之相关的各利益方都闻风而动,深沪两市的电力板块也以强势涨升来予以回应。但颇为蹊跷的是,作为电价调整的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目前并未就电价上调一事作出正式公告。国家发改委新闻办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中称,此事是“以讹传讹”。  因此,此次电价上调是谣传,还是发改委拟订中的草案被提早曝光,从而陷入“澄清困境”,抑或是故意隐而不发以测试公众对此事的反应,并据此定夺下一步,一切还有待观察。  此前,从今年1月1日起,除居民、农业生产用电外,全国范围内其余各类用电价格每千瓦时已经统一提高8厘。有专家预言如果此次调价属实,年内还可能有第三次电价上调。  但另有专家则认为,上调电价是“头疼医头”,并不适用于电力投资,而应该是建立在对长远供需预期上进行合理规划与决策。  政府调控价格疏导电价矛盾  据悉,这次调整销售电价的目的是为重点解决电网经营企业建设与改造投资还本付息问题,同时适当解决煤炭价格上涨、部分发电企业执行政府定价电量不到位和部分地区新投产发电企业核定上网电价等问题。  此次调整,西部地区电价每千瓦时提高二到三分钱,中部、东部地区电价每千瓦时提高零点五到二分钱。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刘振亚在一次高层会议上曾指出,电力供应形势依然严峻,公司在电网发展和经营方面还存在一些困难和挑战,部分企业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和经营风险。这需要通过内外两方面的工作,逐步改善公司经营状况,增强盈利能力,为下一步有效实施资本运作和公司融资战略,加快电网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中国能源网CEO、能源专家韩晓平指出,国电拆分之后农网改造、城乡同网同价等一系列原因导致电网企业包袱沉重,调价虽然会给电网企业带来一定的增收,但政府更应该双管齐下,在调价的同时针对电力体制管理问题制定对垄断行业的监管机制,压缩垄断行业的利益空间,从而从根本上解决部分垄断行业负债沉重、利益空间小、利润空间大的问题,使企业实现良性发展。  据了解,发改委规定,此次电价调整,农业生产用电、中小化肥生产用电价格不作调整;商业用电价格按照与工业电价保持合理比价的原则调整;调整居民电价的,要按规定程序召开听证会,同时采取措施减缓电价调整对低收入居民的影响。对部分高耗能行业,将按国家产业政策试行差别电价,以利于抑制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高耗能企业盲目发展,缓解当前电力供求紧张的矛盾。  发改委还决定,坚决取消地方自行出台的优惠电价措施。发改委和电监会将加强对优惠电价的清理规范工作的督促检查。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省(区、市),将提请国务院予以通报批评,并通过媒体公开曝光;对继续执行地方政府越权出台优惠电价措施的电网经营企业,将依法予以查处。  韩晓平认为,电价上涨不是坏事,但政府必须要使涨价程序更加透明,要进一步发挥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严格遵守《价格法》中关于听证会的有关规定,展开价格成本调查之后召开听证会。  他指出,政府必须对电价上涨的来龙去脉进行公告和宣传,从而预防因误解而产生社会负面作用。有业内专家指出,应当建立一个良好的合理的能源定价机制,不能把能源问题集中在中央手中,政府应该协助并监督地方根据地区差异对症下药。  电价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电力行业研究员姚伟指出,虽然此次调整的是电网公司的销售价,但发电公司也会受益,“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数额,但发电公司应当能够从电网公司新增的收益分配到一部分”。  具体而言,姚伟认为,拥有地方电网的小水电公司和上网电价与销售电价挂钩的长江电力将从销售电价调整中间接受益。此外,原无上网电价机组、新建机组的电价空间矛盾将有望获得解决,华能国际(600011)和国电电力(600795)等公司将受益。对火电企业而言,销售电价提高有助于解决“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补偿燃煤成本的上升。对投资者而言,销售电价提高还有助于保证新建项目回报率,吸引多元投资,分散银行信贷风险。  方正证券能源电力研究中心分析师则指出,电价调整对发电企业的影响有几个方面,一是为今后煤电价格联动政策大范围出台,为彻底解决“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预留空间;二是为部分地区新投产发电企业核定上网电价,解决原无上网电价机组、新建机组的电价空间矛盾,目前浙江、江苏、河南、安徽和湖北等地原网属电厂获批上网电价即是例证。三是保证新建项目回报率,吸引多元投资进入电力行业,分散银行风险。他还指出,后续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有进一步上调的可能。方正证券分析师认为,电力的发展带动了整个电力设备行业的发展。  电力固定资产投资主要由电源投资和电网投资构成,其中电源投资主要形成对电站设备及电力环保设备的需求,电网投资主要形成对输变电“一次设备”和“二次设备”的需求。作为电网建设的最大的投资主体的电网公司,其盈利空间提升后将增强其投资能力,有望带动电力一、二次设备快速发展。  方正证券分析师指出,电价提高包括国家行业结构调整将加快。国家对行业进行调控后,一些竞争实力强大的电解铝企业将获得较为优越的生存环境,而一些规模小、生产能力落后的企业则有可能淘汰出局。另外,目前电价提高,氧化铝价格暴涨,生产成本增大后也会使电解铝行业加快重新洗牌。其次,企业间的重组将越来越明显。结构调整后,剩下的是有实力企业之间的较量,这必然会拉动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更明显的一点是电解铝上下游企业会加强合作,如生产煤的企业与发电厂之间、电厂与电解铝企业、电解铝企业与氧化铝企业之间的合作重组。  他还指出,水泥生产是一项资源消耗高、耗能高、污染环境的行业,近年增长过热造成能耗运力紧张,也导致水泥企业面临煤电运供给不足和涨价双重压力,据测算,2004年水泥行业生产将需要消化煤、电、运等各种涨价因素100亿元以上。这次电价调整无疑将加大这方面的经营压力。  韩晓平认为,据统计,中国企业的电耗是日本的10倍。中国电价确实偏低,提高电价有利于促使相关企业投入更多资金开发新技术以降低能耗,同时也会限制某些行业过度投资。  韩晓平还指出,此次能源危机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使中国自上而下地增强了能源效率意识,能源战略是核心战略,政府制定相关政策必须要围绕它进行,而人民的根本利益就是可持续发展。  供需增幅惊人电力投资“高烧”  自2003年以来,我国电力供需增长幅度惊人。方正证券能源电力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2003年我国的发电量、用电量增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快的一年,全国发电量达19080亿千瓦时,增长15.3%;用电量18910亿千瓦时,增长15.4%。2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出现了电力供不应求的局面。  平安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1999年至2002年,全国发电总量增速保持在6.5%以上,但均不曾超过11%,全国用电量的增速则在6.6%―7.9%之间。这种高速增长的趋势延续到了2004年。  国泰君安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则指出,2004年1―2月份全国发电总量增速达到19.5%。该报告认为,考虑到政府对于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和宏观调控,2004年电力需求增速水平可能会控制在13%―15%之间。  就长期供求趋势而言,姚伟认为,在用电需求得到适当控制的情况下,到2006年电力供需可基本达到平衡。姚伟指出:由于宏观经济的持续向好且主要电力消费行业稳步增长,2004年的电力需求仍将增长。  仅从股票市场投资者对电力股的追捧着眼,电力行业的火爆即可见一斑。去年11月,大盘一遍惨绿,被称为“水电航母”的长江电力仍执意踏浪而来,首发成功募资近100亿元人民币,其二级市场投资者参与配售的市值占市值计算日总流通市值的比例达到77.5%,创下自配售实施以来参与率的新高。其后,涪陵电力(600452)和郴电国际(600969)这两家电网股相继首发上市。  就在内地尚在欢度五一黄金周时,在香港和伦敦上市的北京大唐发电(991.HK)60亿元之巨的“A”计划提速。5月7日,北京大唐发电宣布拟向证监会申请发行不超过10亿股A股,集资不超过60亿人民币,用于10个发电项目的建设。该公司称,此次发行A股所得资金仍不足以支付这6个项目所需,资金缺口将由公司内部资源解决。该公司今年一季度发电量较去年同期增加37%,上网电量较去年同期增加36.7%。公司称发电量增长主要由于北京、天津及唐山电力需求强劲。  国家能源管理体系亟须进行系统性调整  证券分析师普遍认为,强劲的需求将使今后几年内电力行业处于高度景气状态。但问题的另一方面在于,亢奋状态中的电力投资是否已经出现过剩的苗头?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资深电力行业研究员曹燕萍告诉记者,2003年,我国电力行业出现历史上最大的供求缺口,拉闸限电成为部分地区常见的现象。曹燕萍指出,在2003年的供求缺口以及盈利的刺激下,大量未经发改委审批的电力项目上马,“按照发改委拟订的十五规划,在2006年实现电力供求平衡原本没有问题,但电力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失去控制,地方的许多项目超出了发改委的规划。由于电力项目有一定的建设周期,我们预计在2007年、2008年左右可能出现电力富裕的情况”。  1998年我国首次解决缺电问题,并出现少量富裕。1999年、2000年的电力项目开工规模随之减少,进而导致2001年、2002年的投产装机较少,但同期宏观经济却进入了与之相背离的高速增长周期。电力供给相对压缩与需求相对增长“撞车”,曹燕萍认为这是导致当前缺电的一个根本原因。  曹燕萍指出:在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之下,预计到2005年、2006年电力的需求会逐渐回落,然而,如果电力投资在2004年、2005年依然大幅度增长,很可能出现供给增速的上升与需求增速下降二者“撞车”的尴尬局面。  著名经济学家、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刘纪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基础产业和一种特殊的商品,电价不能随行就市。国电拆分之后的结果是如今的电荒和电价上涨,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对前一阶段的电力改革进行反思,为下一步电力改革总结经验和教训,从这一意义来说,电力改革远远尚未结束。对于有观点认为忽而电荒、忽而电力过剩的两种极端是经济发展引发的,刘纪鹏表示,其深层次原因是目前电力行政审批垄断没有被打破造成的,造成的结果之一是电力投资体制不合理。如果不解决电力行政审批垄断等深层次的问题,电价还将继续上涨,这一点已初现端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指出,国家要从根本上缓解我国电力紧张的情况,整个政府体制都要进行系统地调整,必须做好以下几个方面:一、对目前的税制进行调整,通过税制改革鼓励企业降低能耗;二、尽快建立能源部;三、重视技术,鼓励发展先进技术,通过技术实现消费者直接参与竞价上网;四、尽快制定国家能源战略。

国庆景观彩灯制作厂家销售工厂

垃圾分类亭

慧鸣科技

纸箱制版设计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