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制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制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3:36 阅读: 来源:豆制品厂家

秋叶等了等觉得无聊,干脆坐在凳上打起瞌睡。

凤炜鄞推窗而入,见屏风内雾气氤氲,随之而来的是哗哗水声,身躯一僵,瞬间意识到自己来得很不是时候。

只是这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些。

“叶儿,把衣裳给我!”

岳如霜此时没在木桶里,用手拨了拨水面上的玫瑰花瓣,俏丽的脸颊笼在水雾中,越发的清丽出尘。白皙的藕臂反射出白玉般的光泽,珑玲的曲线,倒映在水中,极易让人遐想无限。

凤炜鄞自认为是君子,可是见到岳如霜,他修行了二十来年的节操全然毁去。

这女人就是个妖精,专门勾引他的妖精!

凤炜鄞将屏风上的薄裙递上。

岳如霜接过衣裳,隐约觉得不对,撅嘴道:“这么久,可是又在打瞌睡!”

凤炜鄞知她说得是秋叶那丫鬟,也亏得她这般精明的人,身边竟有秋叶那样糊涂的丫鬟。

见身后无声,岳如霜顿了顿,不时回头:“啊!”

本能让她惊叫。

凤炜鄞只能伸手将她嘴捂住,她不依,双手挣扎着反抗,稍不留神,身子出了水面,一身美好的曲线外露。

岳如霜意识到自己的冒失,双颊赤红,赶紧蹲下水。

“你……来做什么?”

凤炜鄞明知此番登堂入室,若传出去与他俩的名声都不好,可她即将成为他的王妃,他来看她也是情理中的。

他不过是太想她了,才不让人通报,直接翻墙而入。

“我……只是来看看你!”

凤炜鄞舌头打结,这种时候,需要极强的抑制力。

说时朝岳如霜靠近,岳如霜忙用两手遮胸,挡住露出的曲线。

“王爷素来被称是君子,此种登徒子,下*作之形,实在不适合王爷!”岳如霜只能用话激他,望他知趣,早些离去,免得生事端,毁了自己的清誉。

“适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我来是想告诉你,圣上已为我们赐婚,你就等着做我的王妃吧!”

岳如霜如挨当头一捧,好半天没能回神。

过许久,才如梦清醒,嗤笑道:“王爷是想拿话吓唬我!我不怕的,你不用白费心机!”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忐忑难安。

凤炜鄞素来一言九鼎,说到做到,只是这消息与她太过突然,她都没时间缓神。

“水凉了,你把衣服穿了,起来说话!”凤炜鄞担心她受凉,提醒她道。

岳如霜见他没有反驳,心里肯定,这事是八九不离十了,一张俏脸苍白如纸,咬牙切齿地望着凤炜鄞道:“为何就不肯放过我!”

凤炜鄞凑近她,将她眸底的哀怨瞧了去,从她身上逸出的幽幽淡淡体香,让他体内的热血燥热不安。他闭上眼,极力将体内那股不安打压,道:“我早就说过,霁弟他不适合你,是你不听!”

岳如霜瞬间明白,他这么做,明显是在跟自己斗气。

眸底多了几许愤怒:“凤炜鄞!我嫁谁与你何干!”

她受不了这张冷俊高傲凑近自己的脸,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却在半空被他擒住,反握在掌心:“你是我的女人,最好想清楚了!”

“不要污蔑我,我与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岳如霜想,这冷王真够多情,她真不知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他了。

“没有么!或许本王该做点什么!”

趁岳如霜未回神,凤炜鄞已朝她那张张翕的红唇吻了去。

她的唇含着淡淡的花香,他轻咬着如同娇嫩花瓣般的唇瓣,一点点的蜜汁从她口中逸出,几欲让他痴迷疯狂。

岳如霜恼羞生怒,无奈对方力气太大,岂是她能推得开的。

她不得不暗自运动,将封闭的穴位打开,一股真气在体内作涌,冷不防扬出一掌,将凤炜鄞震了出去。

趁着这档子,她脚步轻点,瞬间跃出水桶,一个空中旋转,衣裳已穿戴整齐

凤炜鄞没想到,她的武功不赖,伸手弹了弹刚才她出掌的地方,“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不知还有多少秘密,是本王所不知的!”

岳如霜这一刻,没心思去想他言语中的暗示,冷眼瞪他道,“那就尽管去查!”

凤炜鄞不置可否地轻哼。

屋外传来脚步声,继而是推门的声响。

“下月初六,本王会准时来迎娶!”凤炜鄞望着门说,随后身影一晃,跃出了木窗。

岳如霜惊魂未定,无力地跌坐在地。

秋叶进屋时,见木窗开着,忙上去将窗子合上,“这窗子怎么开啦!”

回首望了眼岳如霜又说:“小姐你都穿好啦!怎么连头发都不擦!”

见岳如霜未回应,秋叶觉得不对劲,步上前细瞧,“哎呀,脸怎这般苍白!可是出了什么事?”

岳如霜担心她的惊嚷会引来府里的人,启口说:“没什么,只是有点累!”

秋叶这才放心,拾了块干布替她将头发擦干。

而岳如霜的心思,早飘至十万八千里外。

事情完全超出她的掌控,她不得不重新打算。

杜玫珠她暂时还不能放,三姨娘的死,很难说与卢氏母女没有关系?在找到真凶以前,杜玫珠还有用。

翌日,赐婚的圣旨颁了下,杜府上下闻之无不震惊。

杜沛昕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原本他见赐婚的圣旨来,欣喜着杜玫莹与凤炜鄞的婚事,没想到,凤炜鄞居然向圣上求娶的是岳如霜。

“霜儿,你说怎么办?”杜沛昕已被逼得走投无路,他总不能让岳如霜嫁两次吧。

岳如霜一脸淡然,却是抿唇不语。

杜玫莹自打赐婚圣旨一到,心从天上坠到地下,此时一脸的哭丧,把个岳如霜恨得彻底。

岳如霜望着正在咬牙切齿中的杜玫莹,开口说:“此回怕是只能委屈二姐了!”

杜玫莹早是怒火中烧,已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指着岳如霜骂道:“你倒是称心如意了!休想让我做替身!”

岳如霜知她是在说气话,嫣然一笑:“二姐想要个称心,也不是不可能!”

杜玫莹闻之,诧异地望着她。

大约她从没想到这位平日不动声色的六妹,心计竟是如此之深,“六妹,有什么法子!”

岳如霜附在杜玫莹耳边低语,杜玫莹听闻,转怒为笑。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感谢各位亲的支持!

正骨培训班南京特价推拿正骨培训

阳泉施工热浸塑钢管耐高压应用

优势威海HDPE塑钢缠绕管安全生产规定

智能工地拉砖电动车适合拉加气砖的车

工业级吸附剂润管剂多少钱一袋

八字筋成型机花拱架成型机

机场电子产品及违禁品探测门全国直供

买亲水性聚氨酯灌浆材料、怎能错过汾阳堂

8吨随车起重运输车程力随车吊

襄城区衣服出口欧盟RoHS20测试